南孚电池销售交流组

无论你身在何方,复旦永远是你们的精神家园!

楼主:复旦大学校友会 时间:2018-06-27 10:15:55

2017年6月,焦扬第一次开讲“毕业最后一堂思政课”;2017年9月,焦扬又为新生授讲“开学第一堂思政课”;昨日,焦扬再讲“毕业最后一堂思政课”。从“开学第一课”到“毕业最后一课”,首尾相贯,一脉相承。


延续去年毕业生思政课的“复旦人气质”话题,此次思政课聚焦了“复旦人的基因”。为什么?“正因为有了内在的基因,复旦人才会对外表现出特有的气质。”焦扬说,“做新时代的答卷人,既要观察时代,也要审视自身。”大学姐焦扬对此见解独到。


复旦的基因,深深植入每一代复旦人的精神世界;复旦的文化,深深镌刻在每一位复旦人的骨子里,融入到每一位复旦人的血液中。同学们是复旦基因这一代的传承者。

 

在113年的办学历程中,每一代复旦人都以追求真理为天职。复旦人有追求真理的红色基因、实践基因和学术基因。

 

复旦和上医创始人的故事告诉我们,自创校之日起,复旦人就背负着民族兴亡的历史重任,形成了家国天下的基因。救国、报国、强国,串起复旦人一个多世纪为何办学、为谁办学、如何办学的主线。

 

在真理的星空下自由翱翔,在学术的海洋里自由搏击,在创新的草原上自由驰骋,复旦就是这样的土壤,学生能尽情地探求真理、钻研科学、张扬个性,全面而自由地发展。无论你来自哪里,在复旦都可以感受到开放、包容、平等的文化气息。

 

复旦校名饱含着“苟日新、日日新”的气象,寄寓着兴学救国的宏大理想。自强不息、追求卓越,是复旦始终不竭的奋斗动力。复旦人追求卓越、坚韧不拔、与时俱进。


从远大的形象,到身边的榜样,让我们一起领略“复旦人”的精彩!


01

     马相伯:毁家兴学  创立复旦

马相伯担任复旦公学校长的时间并不长。然而就是在创办震旦和复旦的短短几年中,他培养了于右任、胡敦复、徐季龙、翁文灏、邵力子等一批中国文化的脊梁。当马相伯晚年写下“还我河山”的字句,对危乱的时局一再发激愤之言时,复旦学生正在街头发传单、演新剧,奔走呼号以唤醒中国,不能不说是由于他的精神品格的浸淫。


(全文见《复旦人》第1期)


02

     颜福庆:心中永不落幕的红十字

颜福庆生前曾立下遗言:将遗体捐献给医学院供医学研究。他所想的,是让自己终生服务于中国的医疗事业。然而,在那个年代,他的遗愿没有得以实现。


“正谊明道”是颜福庆为上海医学院确立的校训,“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是他一生对自己的训诫。颜福庆对推动中国医学现代化进程有着深刻的影响力,他不计名利地推动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精神为世人所崇拜和敬重。他的精神将永远一代代医学生奋发向上,开拓进取。


(全文见《复旦人》第4期)


03

     谢希德:为复旦的崛起鞠躬尽瘁

一所大学,需要敬业懂行的校长。谢希德是我国在半导体物理学方面的开拓者之一,又是我国表面物理学的先驱者和奠基人,是我国在国际上这些学科的代表人物。精通教育,富有国内外办学经验,她的爱国情愫和治学精神,影响着一批批学子,她更是一位品格高尚的校长。


     (全文见《复旦人》第2期)


04

     苏步青:好大一棵树

“苏步青”的名字,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他冠有各种名衔:数学家、教育家、校长、主编等等。对于教育的无比热爱,甘愿坐“冷板凳”,研究基础数学;高度的责任心,驱使他首倡恢复研究生;由于他的杰出贡献,“苏步青奖”,成为以我国数学家名字命名的第一个国际性数学大奖。

 

苏步青及其弟子,或者有过人的天赋,或者有出众的美德和业绩,兼而具备深厚人文底蕴,受到社会普遍敬仰。当年,陈建功与苏步青怀着爱国情怀,从海外归来,下决心要为国家创办一流的数学系。经历几代人的奋斗,今日,他们的理想正在得到实现。


(全文见《复旦人》第3期


05

     谭其骧:一身皆正气  满纸皆珠玑

谭老的一生除了《长水集》这部属于自己的著述以外,别无他著,而像他这样博大精深的史学大师,本该著作等身。在他的学生金冲及教授看来,“如果先生把时间和经历用在个人的研究工作上,那不知可以写出多少论文和专著来。”

 

确实,从50年代中后期开始,谭先生就一直是国家大型集体编写任务的负责人,从《中国历史地图集》,到《历史大辞典》,再到《肇域志》,一项未完又上一项。偏偏他是一个极不愿意在国家任务完成以前搞个人著作的人,“先生对集体优势很是强调和重视,”葛剑雄说,“我们劝先生写点东西,他却不以为然。”

 

不过,谭先生抽不出时间写书,倒愿意花几个星期看一篇博士论文。可以说,名利对他,一直都是“浮云”一般的存在,对于学术,他很少计较个人得失。


(全文见《复旦人》第10期)


06

蔡祖泉(右一):万盏华灯亮神州  一颗丹心照后人

我国电光源史上第一个高压汞灯、第一个卤钨灯、第一个长弧氙灯、第一个氪灯等十余类照明光源和仪器光源,忠诚记载着中国“电光源之父”蔡祖泉教授数十载在创新求索之路上的坚实脚印。

 

透过他发明创制的盏盏“神灯”,我们能清晰感受到他那永不停止的脚步和那颗永远跳动的红心。他一心为党为国为人民,抚今追昔,一件件小事无不体现着一名老共产党员的崇高品德,无不闪烁他人格的魅力。


(全文见《复旦人》第3期)


07

     陆谷孙:义命自持  屹立不动

在《大中华汉英词典》中,他十分钟爱、经常念叨的一个条目是“春蚕到死丝方尽”:The silkworm spins out his life, and, wrapping himself in his labor, dies.我想,他主编的大辞典,当代学人奉为圭臬,但与此同时,诚如他自己所言,又是“一种物化了的巨大的吞噬力量,无情地消耗着编纂者的心血,乃至生命”。

 

今日缅怀谷孙的义命自持和醒世育人,敬佩他的“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也许因此“更受策励,更为宽容,更恬淡名利,对生与死、灵与肉,短暂与永久,作更深沉的哲理思考”。


(全文见《复旦人》27-28期合刊)


08

蒋学模:编书讲究一个“改”字,做人信奉一个“诚”字

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蒋学模主编的《政治经济学教材》共出版13版,发行量超过1800万册。蒋先生翻译的《基督山伯爵》,新书上架,一时洛阳纸贵,书店门口排起了长队。他在回顾自己的人生历程时说:“我一生做人,信奉一个‘诚’字。诚以待人,诚以律己,诚以处事。凡我署名的著作、论文和署名主编的书,那必是我亲自写的、亲自主编的,挂名的作者或主编,我是不干的。”


(全文见《复旦人》第4期)


09

吴浩青:化学家和实验的关系,就是鱼和水的关系

我们口袋里的手机功能越来越强大,待机时间越来越长。人人都拥有手机,却很少有人知道一位叫做吴浩青的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是他提出了手机使用的锂电池的理论基础。他把家安在实验室里,是严谨的研究者,他还是最快乐的教书匠,

 

吴浩青常说:“栽树就像培养学生一样,一定要打好基础,根深叶茂才能成材。”吴教授教书70多,培养了近五十名研究生,其中有3位中科院院士,这就是吴浩青在化学的花园里培育的珍宝。

 

当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送别他的是化学系师生连夜折成的2000只千纸鹤,要载着老师的精神展翅翱翔。


(全文见《复旦人》第7期)


10

     杨西光:尊师重教之典范

上世纪60年代,时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的杨西光,排除万难,从为数不多的经费中拨款给复旦话剧团,复旦排球队以及复旦学生管乐队,鼎力支持学生们的文化活动。

 

杨西光说,现在物质生活困难,要把精神生活搞得丰富一点。这几个项目大大丰富了复旦学生的文化生活。复旦话剧团不但在校内演出,而且名声远播,到市中心南京西路黄河路上的长江剧场对社会公演。复旦女排经常在校内外开展训练和比赛,晋身全国的甲级队,成了复旦的一枝花。曾任复旦女排二传手的何慧娴,后来成了报道中国女排走向世界的名记者,曾任中国体育记者协会主席、中国奥委会副主席。复旦女排和话剧团,是复旦两张响当当的名片,提高了复旦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尊重人才、尊重知识,复旦良师陈望道、苏步青、陈建功、谈家桢、谭其骧、谷超豪等当年都得益于杨西光在生活上的贴心照顾,才得以令他们安心科研并取得一系列的成果。


(全文见《复旦人》23-24期合刊)


11

物理二系62级041班:用半世纪人生谱写的奉献之歌

1962 年朝气蓬勃满怀豪情的35个高中毕业生参加全国统考,6 门课以每门平均90 分的成绩踏进复旦物理二系。从走进“居里夫人的专业”到“杰出校友”,我们一路同行。

 

一个人在学校接受教育像小孩要吃奶吸收营养才能长大。走向社会参加工作就像一颗树种随风飘荡,遇到什么机会落地生根,这有很大的随机性,机遇好的落到沃土, 机遇差的落到贫瘠地上。但人类社会比自然界复杂得多, 我们班同学在这五十年里经历了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巨变,没有一个人一帆风顺、一成不变。每个人都经受了机遇、智商及情商的检验,交出了答卷:


博士生导师3 人,硕士生导师3 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6 人,高级工程师8人,工程师2 人,大型厂矿领导5 人,国家公务员4 人,军人2 人,从商1 人,国外1 人


(全文见《复旦人》23-24期合刊)


12

     黄亚祥(中):行走大山的复旦担当

在地图上搜索“罗多村”,系统会自动定位在云贵交界的乌蒙山区深处。对于这一处在卫星地图上显现不出来的小村落,黄亚祥了如指掌:贵州省20 个极贫乡镇中的深度贫困村,贫困发生率为36.1%,1018 户人家,3791 个村民,村社破败。到村工作以来,黄亚祥几乎走遍了山村的每一条山路、走访了每一户村民。作为村里的“驻村第一书记”,带领村民打好脱贫攻坚战,黄亚祥一步一个脚印,走得格外扎实、坚定。

 

源自一份朴素的乡情,当年录取通知书上的那句“你计划的秋天已退去童话的色彩,一个真实的现在可以开垦出一万个美丽的未来”,让他对于在复旦的生活充满无限向往,这也是他立志扎根在家乡最贫困的土地上,以实干扶贫回报故乡的精神起源。期待复旦精神孕育出更多像黄亚祥这样脚踏实地的复旦人。


(全文见《复旦人》第30期)


13

褚悦闻:毕业十年对“人生高开低走”的思考

什么是高开低走?所谓高开,是我在与几百万同龄人的高考PK之后,昂首迈进了中国最好的学府;而所谓低走,是我步入社会之后慢慢意识到,我好像也和其他人一样,正慢慢滑入平凡的人生轨迹,尽管我比他们有好看得多的求学简历。那么,人生若高开低走,怎么办?

 

面对高开低走,我们更应该有的是警惕之心,务必提防自己慢慢“废掉”。


成功从来不容易,愿我们昔日学生时代的梦想和抱负,毕业之后仍有牢靠的努力作为支撑!


(全文见”复旦大学校友会”公众号5月15日推文)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在线阅读《复旦人》


稿源:《复旦人》 复旦大学校友会

编辑:楚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